1. <sub id="qk4us"></sub>

      2. 500万彩票APP
        帖子詳情
        當前位置>>愛樂論壇>>帖子>>詳細
        查看:11708
        回復:0
        觀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 《大地悲歌》所想
        CQMA
        發表于 2017-06-08 12:24:24樓主

        觀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 《大地悲歌》所想

        ◎張永安


        前不久,我觀看了由中央民族樂團和重慶民族樂團聯合演出的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大地悲歌》,很受感動。由此,對重慶民族音樂發展也產生了的一些想法,這些想法也許不成熟,但還是想說一說,希望與朋友們共享并得到批評與指正,愿有益于重慶民族音樂事業的發展。

        記得在一次重慶市藝術創作工作會議上,市文委主任汪俊提到:“未來5 年我市將在歷史題材、現實題材、當代題材方面重點引導,集聚資源,結合中國夢主題創作”。在此背景下,重慶民族樂團與中央民族樂團共同創作了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大地悲歌》?!洞蟮乇琛肥且徊糠从晨谷諔馉帟r期日寇轟炸重慶為紀念殉難同胞而作的大型音樂作品,共分十個章節,其結構如下:

        《序曲》:

        第一樂章:《大轟炸》;

        第二樂章:《思念》;

        第三樂章:《故鄉》;

        第四樂章:《參軍去遠征》;

        第五樂章:《稻花香》;

        第六樂章:《生死之門》;

        第七樂章:《燃燒的石頭》;

        第八樂章:《山城之夜》;

        第九樂章:《天堂》;

        第十樂章:《希望之光》。

        《大地悲歌》演出一氣呵成,對比強烈,恢宏大氣,可以說是一部民族音樂交響性完美體現的恢弘巨著。正如專家評點:“《大地悲歌》以民族音樂為載體書寫歷史、表現歷史,是近年來重慶少見的高水平舞臺藝術作品。這是一部破冰之作”確是有它的道理。

        顯然,重慶民族音樂發展相對過去而言,著實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大地悲歌》成功上演不僅展示了重慶民族音樂發展的恢弘氣度,更展示了重慶人在音樂發展中巨大的決心與開放的理念。

         

        2、重慶民族音樂發展的歷史狀態與困惑

             

              回顧重慶民族音樂發展,的確經歷了太多令人糾結和興奮的過程, 也有太多的問題值得思考。其實,重慶民族音樂發展從創作和演奏很早就擁有了自己的實力??箲饡r期,重慶就亨有交響樂的搖籃,歌劇的搖籃這一美譽。建國后,50 年代重慶市雜技藝術團就已經擁了有非常完整的民族樂隊,其能力和影響在全國名列前茅。在民族音樂作曲上,老音樂家協會主席葉語就為全國早期的中胡獨《草原上》奏配器,該作品參加了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青年聯歡節。近些年本地音樂家在器樂曲創作上推出了不少的頗有影響的作品。作曲家王華、何澤生聯袂創作的交響樂大型交響樂《太陽之子》很好地引用了本土音樂元素,從遠古到近現代,通過不同的音樂視野表現了重慶人面對艱難,不屈不撓,勇敢拼搏的人文品格。

        劉光宇創作的二胡獨奏曲《螞蟻》,取材于重慶童謠,通過詼諧靈巧語言方式,不僅體現了巴渝音樂的地域特色,更演繹了一種“戰勝困難都需要齊心協力的道理”該作品到國外演出產生了很好的影響。

        楊昌龍創作的民族器樂曲《歡歌》、《斷橋隨想》、(劉光宇修訂)《盼》等一批很有影響器樂作品。其中《斷橋隨想》不僅用二胡展現了暴風驟雨的復雜交織,還通過肝腸寸斷,甜美凄楚的旋律,傾述一個讓人難忘的愛情故事。

        本文作者20 年前就創作了十多首二胡作品和民族器樂合奏曲。創作的大型二胡協奏曲《川江魂》、《邊寨馬幫》由中央民族樂團演奏。中央電臺錄播。而后又由中央民族樂團和中央廣播樂團組織百人聯合演奏錄制,出版光碟以《川江魂》為題,在臺灣出版發行,銷售海內外。創作的二胡獨奏曲《趕街》參加第十四屆世界青年聯歡節,以后該作品又在世界著名音樂廳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重慶還有很多熱衷音樂創作,也創作了不少民族器樂作品的作家。例如大同民族樂團、巴人民族樂團、江南民族樂團等在重慶的民族音樂發展中新作不斷,他們都在為重慶的民族音樂發展默默耕耘,傾力奉獻,可以說重慶在音樂創作上有自已的實力。然而為什么在過去的年月,重慶的民族音樂發展既有個人的努力,也有組織的關懷,確始終沒有漂亮地邁出象今天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大地悲歌》這樣的恢宏呢?細思考,有它客觀的歷史原因也有人為主觀的原因,筆者對此有親身的感受。20 年前筆者創作的大型二胡協奏曲《邊寨馬幫》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該作品創作完成后,幸運地得到重慶市音樂家協會的支持,得到重慶二胡演奏家劉迎選和市歌舞團民樂隊的支持,作品經過40 多天艱苦認真的排練,推上了舞臺。在重慶第一次上演了由重慶人自己創作并演出的大型器樂曲。重慶電臺也作了介紹播放,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時隔不久,該作品和我的另一首二胡協奏曲《川江魂》一起得到中央民族樂團的支持,列入了排練錄制計劃。興奮之時,我也作了充分的準備,要排練兩首大型協奏曲一定會在北京扎扎實實地呆上一段時間。結果出乎我的想象,兩首作品從開始排練到中央電臺錄制,總共花了3 天的時間。短短的排練和錄制,其效率之高,效果之好,實在讓人驚嘆。下來我反復思考,為什么中央和地方樂團(重慶)的藝術生產實力距離就這么大,很想找到一個合理的答案。今天看了重慶民族樂團和中央民族樂團同臺演出,再次促動了我的思考,拓寬了解決問題的思路。毋庸置疑,中央民族樂團的創作實力和演奏實力與重慶的實力肯定不在一個層面上,也沒有可比性。問題的關鍵在于我們怎樣思考這個問題,具體地講,我們應該拿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提高自己的藝術實力,完善藝術管理方式才是最佳出路。

         

        3、重慶民族音樂的未來發展

        習近平強調,在文藝創作方面,也存在著有數量缺質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現象。還指出: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應該用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現實生活,用光明驅散黑暗,用美善戰勝丑惡,讓人們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夢想就在前方。

        我想,在音樂上同樣如此,重慶的民族音樂藝術要健康全面地發展,藝術家們應該了解當今國際國內音樂發展的各種信息,借用一切有利于自己發展的營養,向高標準,高水平看齊,創作出既有中國特色的,又具有國際風范的藝術作品。要做到這一點,就得有計劃,有規模地錘煉自巳的藝術表演隊伍和提高自己的創作能力,以適應現代觀眾的審美需求。

        不可否認,過去重慶對音樂建設有過一定的注視,也取得過相當的成績。但,由于歷史的原因,加強音樂建設的思維既沒有形成長期穩定的發展系統,也沒有落實具體解決問題行之有效的措施。音樂發展中的許多的問題一度處于“空中樓閣”懸而未決,不少問題即或是已經解決,也留下了太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例如,莫大的一個重慶城,沒有專門的音樂表現團體,也沒有專門的音樂創作隊伍,更沒有專門的音樂藝術表演場地,甚至還缺乏行之有效激勵機制。重慶自己的音樂人才必然在向外流失或自行消失。當年我創作的器樂作品能被中央民族樂團排演、錄制,靠的是朋友,靠的是個人活動,那個累勁,那個付出,幾十年后的今天想起來都毛

        骨悚然。這些,都是那些年重慶的音樂發展缺乏基本的投入和有序的管理,在音樂建設的理念和思路上發生了偏差所造成的結果。

              重慶民族音樂時至當下,主要還是“散兵游泳”,沒有形成自己與外界廣泛交流的音樂氣場。少數音樂人因客觀條件,可能得到有關部門或領導的支持和觀注,而大量的音樂團體和音樂家以及不少有希望和有才氣的年輕音樂人,其作品或機構全靠自己支撐,他們的音樂發展始終處于自生自滅的尷尬狀態之中,不利于重慶音樂藝術的健康發展。要讓重慶的音樂發展跨進正常的運動軌跡,我以為可以從幾個大的方面應該引起注意。

         

        一:建立穩定的音樂創作隊伍,提高創作人員的積極性。

         

        建立穩定的音樂創作隊伍,其本質就是抓住人才的問題。如何抓住人才為重慶的文藝事業服務,首先應該有良好的文藝管理政策、優秀的領導思維模式和一系列具體的,行之有效的愛才用才措施,才可能保證創作隊伍建設能有效地發展。過去管理文藝創作隊伍的政策措施既不能充分地調動本市的文藝創作人員的積極性;更不可能吸引本市以外的人才為本市的文藝事業服務。沒有良好的管理機制就很難抓好音樂創作這個環節,一個地區的音樂風貌必然得不到真正的揭示。也正是由于重慶的音樂創作人才長期處于無序的管理狀態,重慶出現了好的音樂創作人員或一些能夠從事音樂創作的骨干苗子,苦于沒有好的“生產環境”,沒有良好的政策保障,結果,造成這些創作人才的外流、消失。針對這種狀態,政府管理部門必須要拿出切實可行的建立穩定創作隊伍的方案。具體地講,要盡量讓音樂創作人員能長期有效地投入到藝術生產的實際工作中,要讓創作人員在無后顧之憂的狀態中,深入生活,體驗生活。同時,在抓音樂創作的藝術發展時,應當保證創作人才具有較好的工作環境、良好的政治地位。抓好了音樂創作“人”這個“本”,有了穩定的創作隊伍,重慶的音樂藝術發展有了保障,為重慶的音樂發展翻越上一個新的高度提供了基礎。

         

        二:擴大音樂創作隊伍,全面推動我市文藝事業的發展。

         

        擴大音樂創作隊伍,全面推動我市文藝事業的發展不僅要組織依靠重慶現成的音樂創作人才,還要依靠和吸引外方的人才力量,以加強和推動重慶的音樂文化活動,改善現有的困境。

        在這一點上,至少可以從兩方面努力實現其目標。1:對于某一專門的音樂創作題材可以實行高薪短期招標聘請的方式,吸引外方高級人才參與創作;2:對于有志長期合作的外方高級人才,提高他們的薪津待遇、較好地解決住房問題和家屬問題等,使其成為重慶音樂隊伍中的有生力量。這樣既有利于拓寬本地的文藝創作思路,也有利于帶動促進本地更多的文藝創作人員努力工作。大型民族管弦樂清唱劇《大地悲歌》就采用了外請專家加入重慶的民族音的樂創作和演出,事實上,在外請音樂專家的指導幫助下,對重慶的音樂發展產生了積極作用,也拓寬了本地音樂工作者創作的眼光。當然,重慶的民族音樂發展最終還是要依靠自己培養的人才來完善自己,展現自己,這才是重慶音樂發展健康興盛的真理。

         

        三:提高音樂創作人員的藝術修養,為將來重慶的音樂發展進一步打下堅實的基礎。

            過去,重慶更多的是強調藝術舞臺表演的直接效益,而對于文藝創作隊伍尤其是音樂隊伍的自身素質建設強調不夠。音樂家的創作思維得不到及時地豐富更新,在創作過程中就難以把握住音樂創作深層次的歷史蘊涵、現時特征和未來價值,也很難創作出時代需要的動人的藝術精品。因此,有關部門應不斷有計劃、有步驟地將創作人員送到中央甚至海外高級的文化藝術院校深造學習,以拓寬音樂創作人員的審美視野,提高他們的藝術品位和對生活的觀察能力。

              加大智力知識的投資,無疑是都市音樂文化向前發展的長遠措施。因此,一個地區的音樂創作不僅應當以專業創作隊伍為核心,以點帶面,而且還要在大量的群眾性的音樂創作活動中發現人才、啟用人才。把優秀的創作人才盡快送往高級學院深造或吸入專業文化藝術團體,使其更加有效地發揮其才能,更廣泛,更有效地推動一個地區的音樂文化發展。

         

        四:建立精品意識,激勵創作熱情,提倡人才競爭。

         

              在音樂創作中應當建立精品意識。即使說,一旦落實了具體的創作計劃,就應當采用投標聘選的方式選拔創作人員,通過集中優秀的創作人才,形成強有力專門的創作集體。以增大精品生產成功的幾率。在音樂藝術人才的選拔中,必須突破立足本單位藝術生產的局限,應在全市范圍內以及全國范圍內挑選人才,盡可能集中好的藝術力量,生產出代表新重慶文藝水準的,符合人民需求的高質量音樂藝術產品。通過激勵音樂創作機制,對有創意和成熟的音樂作品,提供物質和資金保障,同時為其審核落實舞臺呈現和音樂制作等事宜,這些基本保障也是重慶音發展不可缺少的。

         

        五:建立和完善專業的交響樂團、民族樂團以及與聲樂發展相關的聲樂團體。

         

              重慶人至今也沒有一支專業的音樂表現團體。僅有的松散樂團只是應時需要而由各大藝術團體的音樂人員臨時組合而成。松散機構既不能很好的體現音樂大師的藝術精品,更不能很好地為本市音樂工作者自己創作的音樂作品提供展現的陣地,這又是重慶音樂人的悲哀。 事實上,任何一個音樂團體的藝術修養不是三月五月所能建立的,她需要經過相當長的歷史發展,任何一個有名望的樂團幾乎都經歷過從小到大,由弱到強,由低水平到高水平的發展過程,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藝術風格。因此,早日建立重慶樂團(包括交響樂園,民族樂團),重慶的音樂發展也將早日進入良性有序的發展機制。

              總之,重慶的音樂發展一定要緊貼時代步伐,在高的美學追求基礎上彰顯個性特色完善管理機制。通過重慶民族器樂這一有限的空間把重慶的文化生活提高到一個嶄新的檔次是必要的。這是重慶人民的需要,社會進步的催促。也是“中國夢”在重慶文明建設發展中接地氣的有力體現。

         

            張永安:男,重慶市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從事作曲與音樂理論研究。

        重慶市音樂家協會cqmusician.org版權所有 渝ICP備17002246號-1